logo
Navigation
Views: 3299 | Replies:0
拜登vs.桑德斯 谁能一路领跑、笑到最后?
OP 04/26/2019

前副总统拜登于周四宣布参加2020总统大选,与其他已加入战团的民主党人相比,拜登的优势和劣势都很明显,第三次挑战总统之位的他能否有机会成为民主党候选人,与川普一较高下呢?让我们来试着解读一下。

优势:民调领先

尚未宣布参选时,拜登已成为2020民主党阵营中的领跑者。上月进行的全美民意调查中,拜登的支持率高达28%,自今年年初以来,他的平均支持率更是达到30%。虽然大选尚在最初阶段,拜登的优势部分来自他担任前副总统取得的知名度,但他的受欢迎程度不容否认。

在初选最早开始以及率先举行党团会议的几个州,拜登的支持率居于高位。截至目前,拜登在爱荷华州的平均支持率为26%,在新罕布什尔州平均为24%、内华达州为26%,南卡为35%。在所有四个州中,他自今年年初以来的平均支持率为28%。这些州的数据具有“风向标”和“晴雨表”作用,可以预测总统参选人在初选时的表现。

强劲的支持率数据让拜登深受民主党选民的青睐。与知名度与他几乎同样高的桑德斯和沃伦相比,他更受党内选民欢迎。

回顾自1972年以来的民意调查,那些在初选开始前半年支持率达到30%的最为知名的参选人,将有40%的可能赢得初选。

劣势:不够激进

预计前副总统加入战团后将收获一系列背书,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好兆头。尽管如此,他尚未展现出超越其他参选人的雄厚实力,他上一次竞选国会参议员是在超过45年前,最终成功当选。

此外,根据丹佛大学教授马斯科特(Seth Masket)的一项研究,早期初选州的党派活动家似乎并不倾向于拜登,目前只有约五分之一的人考虑支持他。这比去年年底的水平大幅下降。 

在某种程度上,这让人想起2016年时的竞选。当时,前佛州州长杰布·布什收到最多公职人员背书。然而,社会活动家不是他的粉丝。川普的情况与他恰恰相反,精英们不喜欢他,而他在社会活动家之间相当受欢迎。

若想摆脱前例,拜登需要收获社会活动家的大力支持。

优势:没有其他民主党人能吸引他的基本盘

大约50%的民主党选民以“适度”或“保守”来描述自己,这与50岁以上的人口所占百分比大致相同。

今年参选的大多数民主党人似乎都不承认这一事实。事实上,他们互相攀比谁的政策更激进,希望吸引更年轻的选民。

与此同时,拜登广受天平另一端的选民支持。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蒙茅斯大学(Monmouth University)民意调查中,对于温和派或保守派选民,他比民主党对手的支持率高出19分,而在50岁以上选民中,他的优势为18分。昆尼皮亚克大学上月公布的另一项民意调查中,他在这些选民群体之中的优势更为突出。

尽管在最年轻、最自由的民主党选民中,拜登不占优势,但他们所占的比例很少,而拜登的竞争对手正在瓜分他们的支持。

劣势:他的年龄

说拜登太温和,缺乏自由派精神的攻击站不住脚,因为民调显示出的结果恰恰相反。但年龄可能是影响他取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资格的一大因素。

NBC/WSJ在2月底进行的民调显示,只有33%的民主党人支持提名75岁以上的参选人。

一项2013年的政治科学研究者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年龄超过75岁的参选人与年轻参选人相比劣势更多。

若拜登成为总统,在2021年的就职时他将年满78岁。

民主党人是否只是理论上反对高龄参选人呢?诚然,与其他影响人们选择的因素相比,倾向于更年轻参选人是一种弱势偏好,可能会因为参选人本身的资格很快被忽视。毕竟,民主党参选者中年龄最长的桑德斯和拜登是民调中的两名领跑者。

但需要注意的是33%的倾向于支持年长参选人的选民比例,这一比例与那些支持福音派基督徒或商人的比例相同。

事实上,川普给拜登起的外号是“昏昏欲睡的乔”,随着竞选战的加剧,他的年龄可能会进一步成为挑战。

优势和劣势共存:他的“可当选性”

今年与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相比,可当选性对民主党人而言更为重要。到目前为止,拜登似乎是受益者。人们认为他击败川普的可能性最高,这令他的可当选性随之提升。支持他的民主党人也将此列为2020年选举的最重要因素。

然而,可当选性的优势可能是短暂的。因为当参选人输掉早期选战时,就变得“不可当选了”。

2004年大选的情况与2020年很类似,民主党战团格外拥挤但并无一个占主导地位的领跑者。在爱荷华州的预选会议之前,霍华德·迪恩在全国民调中领先,并被视为最有“可选举性”的参选者。但他在初选早期不敌约翰·克里时,克里取而代之被认为是最有可当选性的人。

若拜登在选战初期失利,预计很多选民将抛弃他。

桑德斯vs. 拜登

CNN分析认为,桑德斯是目前民主党阵营内真正的领跑者。因为这是他连续第二次参选总统,尚未离开公共视线,其草根支持者异常活跃。

以下是桑德斯主要优势

-桑德斯的支持者团体比任何其他候选人团体都要有活力,包括周四正式宣布参选的拜登。

-桑德斯的吸金能力。他在2019年的前三个月带来了1800万美元的收入,其中84%的是低于200美元的小额捐款。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他可以继续保持优势。

2016年在对阵希拉里期间,桑德斯共筹集了2.37亿美元。

-他的提名之路最为清晰,爱荷华州党团倾向于自由派,他的选区也与新罕布什尔州地理位置接近。

-桑德斯的自由派倾向。尽管2016年时选民认为桑德斯过于激进,但他的一些观点在如今的民主党内很流行。

结论

拜登能否成为2020民主党候选人是一项伟大的政治科学实验,如今下任何定论都为时过早。如果他获胜,那将是四年来第二位早期民调的领跑者最终成为总统。如果他输了,那些早早宣称他当选的最佳机会已过的人会沾沾自喜的说:“我说什么来着?”

0 0
 Share with WeChat
Open your WeChat,Scan QR Code,and then click the share button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of your sc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