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Navigation
Views: 2645 | Replies:0
另一种观点 | 该为恐怖主义道歉的穆斯林?
By 楚之南  
OP 04/19/2017

最近,德国柏林、英国伦敦和瑞典斯德哥尔摩接连遭遇恐怖袭击。欧洲反恐情报战打响、严控枪支、法国等各国进入紧急模式后,恐怖分子摒弃了大团队高火力作案模式,改为卡车碾轧加冷兵器的“孤狼袭击”。和从前很多次恐袭后一样,很多人要求穆斯林道歉,连一个穆斯林少女走过恐袭现场都可以是抨击的素材。

面对新一轮的恐袭,一种观点愈演愈烈:世界上没有所谓“温和穆斯林”,所有穆斯林都是极端主义者,是恐怖分子的帮凶!

其实纵观全球,绝大多数的恐袭遇害者正是普通穆斯林。这一类恐怖袭击的幕后黑手不是信仰穆斯林宗教的普通民众,而是极端的伊斯兰主义。

在这里我们既需要驳斥那种一棒子打死的态度,同时也不能对任何问题都矫枉过正。事实上,有几个问题必须要弄清楚。


1.谁是穆斯林?他们和恐袭是什么关系?
2.谁发动了恐袭?谁是幕后主脑?
3.我们必须向极端伊斯兰宣战
 


1
广大普通的穆斯林和我们一样,都没有参加这些恐袭,凭什么需要道歉?

如果需要道歉,那么各国的政治人物是否也需要道歉?

当时投票给这些所谓”反恐先锋“的选民是否需要道歉?

为什么他们反恐这么多年,却越来越恐?

为什么一面军事打击小股恐怖势力,却对恐怖势力的金主国家大谈友好?

为什么反恐只"脚痛医脚"而不触及恐怖主义背后的宗教极端意识形态?

如果需要道歉,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道歉:为什么这么多年来,70亿人一直纵容那些 Politically-driven,narrow-minded的宗教极端人士肆意传播他们狭隘的意识形态,却让整个穆斯林作为宗教来背锅。我们没有认清我们真正的敌人:我们反对伊斯兰派别里的瓦哈比-萨拉菲主义(Wahhābiya(h)-Salafism)。

正因为我们的迷茫、政客们的私心造成了极端分子的猖獗,导致了恐怖袭击的肆虐。 还要用多少无辜者的鲜血才能使我们醒悟,还要让多少幕悲剧上演才能让我们团结? 穆斯林和所有人一样,都是宗教极端主义的受害者。

2
说了“穆斯林无需道歉”,这只是要说的一半,另一半是:“无需为伊斯兰开脱”。

每当有以伊斯兰命名的组织以“圣战”名发动了袭击之后,大众们往往得出这样的结论:“就算不是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确实是穆斯林”,这样的说法正确吗?

请先不要先急着喊“政治正确”的口号,我们需要静下心来看看这些恐怖袭击之间的关联。

纵览自九十年代以来的恐怖袭击,多数实施者都是伊斯兰信徒,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他们大都来自伊斯兰逊尼派下面的一个分支:瓦哈比-萨拉菲主义/派别。

伊斯兰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和基督教徒佛教一样分了许许多多的教派。大致分逊尼、什叶和苏菲,逊尼和什叶派又可以继续细分出纷繁复杂的派别。简而言之,一部分伊斯兰主义者在近代提出了要原原本本地遵循伊斯兰最初的教义的主张。持这种原教旨观点的瓦哈比-萨拉菲派意识形态极端保守,只认为自己才是唯一的真神教徒,公然视其它派别的穆斯林为“异端”,主张用严苛的宗教法施行政教合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他们在黎巴嫩袭击什叶派穆斯林、在欧洲袭击“不信道者”、在伊拉克屠杀“异教徒”。

原教旨主义者不是伊斯兰独有,基督教里的加尔文主义(Calvinism)也很严苛。比如,早年英国宗教势力认为音乐与戏剧都是“罪”,可如今又有谁会去否认加尔文主义是基督教的一部分呢?在中世纪乃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基督教也走过黑暗的岁月,当基督教入主欧洲成为国教的时候,欧洲本土的希腊罗马多神宗教被列为异端,地中海沿岸的神庙被拆毁或改为教堂,希腊哲学家被处死。然而正是有一个个不惧怕神权的斗士在火刑架和断头台上的抗争,才让基督教逐渐摒弃了糟粕。

同理,瓦哈比萨拉菲主义也是伊斯兰的一部分。任何一个宗教都是随历史不断发展的,都难免参杂不同的人自己对宗教的理解,因此注定没有任何一个宗教是“完美”的。

伊斯兰的问题是,基督教在十九世纪后逐渐世俗化,而伊斯兰教里的瓦哈比-萨拉菲原教旨主义却日益兴起,再加上拥有两大圣地的沙特就是原教旨主义当权,因此极端教派逐渐挤压了伊斯兰其它温和派的空间,给人以伊斯兰是极端宗教的印象。伊斯兰教没有如天主教梵蒂冈式的中枢组织来解释教义,最主要的大本营又在沙特这样极保守国度,网上一些公众号对伊斯兰一些教义的解释不仅断章取义,还胡乱翻译,更加剧了各种误解。

以伊朗为例,从萨珊王朝灭亡,波斯人逐渐改信伊斯兰以来,伊朗信仰的是什叶派里的十二伊玛目派,一直文化繁荣,艺术作品也丰富多彩,并不严格禁止偶像题材的绘画,而且现今的伊朗人也与瓦哈比-萨拉菲这类极端伊斯兰区别很大。又如,不久前网上有一个视频:一群英国伊斯兰极端分子去伦敦阿拉伯人聚集的Edgware road切磋宗教,被祖祖辈辈都是穆斯林的阿拉伯人大骂,说那些极端分子“不是穆斯林”,“伊斯兰的形象就是被他们败坏的”。
3
批评一个宗教不完美的一面,反对这个宗教里一小撮信徒的极端思想,为何会上升到反对整个宗教、为难所有的信徒呢?就好比在美国有人宣扬种族主义者,怎么就成了反对所有美国人了呢?声讨纳粹,怎么会是讨伐所有德国人呢?二十一世纪,我们崇尚包容,但我们不会去包容那些不包容他人的人,比如种族主义者;同理,我们为什么要包容那些不包容别人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呢?这不仅是笔者的观点,这也是Maajid Nawaz,一位曾经当过极端分子的穆斯林,在痛定思痛后对伊斯兰的反思。

一些外国自由主义的朋友觉得,有许多左派分不清伊斯兰主义和穆斯林,把与伊斯兰主义斗争当成了“种族主义“其实反而不好,且对穆斯林来说也不公平。 在很多为伊斯兰护短的欧美人眼里,基督教是白人(自己人)的宗教,伊斯兰是“其他族裔”的宗教,因此需要被“尊重”。持这样观点的人又何尝不是带着种族主义的思维看世界的呢?伊斯兰是一个伟大的宗教,创造了灿烂的文明,这毫无疑问。而它的极端教派是它的“负资产“,那些穆斯林也是正是这些负资产的受害者!

同样,伊斯兰为什么不能有改革呢?

正视这些负资产并解决之,这对于整个中东乃至整个多元化的世界来说,都会有深远而积极的意义。

0 0
 Share with WeChat
Open your WeChat,Scan QR Code,and then click the share button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of your screen.